复旦主页 | 复旦邮箱 | OA系统 | URP系统 | 我要投稿
搜索
复旦新闻文化网新闻学校要闻

《中国行政区划通史》修订版发布
二十年 千万字 中国第一部大型行政区划变迁通史问世

作者:周悦成 编辑:徐驭尧发布时间:2018-01-04

新闻中心讯 历时20余年,篇幅逾千万字,20多位学者参与……2017年12月,由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周振鹤主编的《中国行政区划通史》修订版发布。这套著作是中国第一部大型行政区划变迁的通史,也是继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教授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之后中国政区地理研究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学术巨著。

从2007年第一本出版至2016年全书出齐,2017年推出修订版,《中国行政区划通史》出版所历经的十年间,复旦大学出版社始终秉持着支持高水平原创性史著作品这一出版理念,长远规划、精心设计,几代编辑倾情投入,为成书质量提供了坚实保障。

二十年“冷板凳”描摹四千年中国行政区划变迁图景

《中国行政区划通史》除总论外分为13卷18册,共计1300余万字。全书详细梳理自先秦至民国时期的中国行政区划变迁史,不仅考证了历时政区的沿革,更复原了各朝代中多个年代断面政区的面貌。

在部分历史资料较为充分的年代,行政区每年的变化都得以还原。但大多数时候,研究者们面对的都是混杂的地理资料。在传统中国史书的地理志中,政区并不会清清楚楚按年代进行罗列,这意味着研究者需要爬梳卷帙浩繁的历史资料,经过反复考订之后,有时还需加以逻辑推理,补上缺环,才能最终将历代政区的沿革清晰地展现出来。

工作的推进并不容易,这套“大书”从启动到面世,足足经历了20来年。

1995年前后,《中国行政区划通史》项目启动,先后约请了全国各知名高校的20余名学者共同参与纂著。项目开始之初,周振鹤便和复旦大学出版社商定分卷陆续出版。“因为每个朝代的写作有难易,作者本身还有其他研究工作,齐头并进是出不来的。”

由于研究跨越时间长,参与著述的学者队伍曾经历多次调整增补。周振鹤深知,作者就是著作质量的保证。所以这部通史各卷的作者都是该领域最合适的人选。其中,李晓杰纂写的《五代十国卷》尽可能做到了逐年还原,其学术规范性使周振鹤尤为满意。

除了人员,资料不充足也成为研究的一大难题。在此之前,仅有14个朝代著有地理志,且现存的地理志反映的都是该朝代综合的地理现象,而断代地理研究则需厘清每朝的各个时间节点,这使得资料整合排比考证的难度大大增加。

自2006年宋西夏卷、民国卷出版以来,本书历经10年,克服万难,最终于2016年出齐全本。此次发布的修订版纳入了当时受制于篇幅未收录的内容,修订了各卷作者的编误,使得全书面貌更为充实。

在传承和超越中绘就学科“沿革”与学术发展底色

“《中国行政区划通史》的纂著,主要是为完成导师谭其骧先生在《中国历史地图集》中未尽的工作。”

1978年,时年37岁的周振鹤考入复旦大学历史地理专业,成为谭其骧的学生。在他入学后不久,谭其骧主编的耗时20来年的心血之作《中国历史地图集》正式出版。在此之前,传统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只有清朝末年绘制的《历代舆地图》是集大成之作,但对于现代学者而言,该地图集已经不合需要。首先该图的底图是过时的清代地图,其次历史地理要素的考订远远不够精审。所以《中国历史地图集》成为新型历史地图集的典范,甫一面世便成为当时最为重要的历史地理著作,还曾作为礼物赠予访华的美国总统里根。

而在周振鹤眼里,老师的这部巨著还可以配上一部专史。每个朝代仅有一张代表年份的地图,例如近300年的唐朝仅呈现开元二十九年的地图,不能反映朝代内部的变迁过程。

“但是这个图集编完以后,谭先生(做学术)最好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谭先生来不及做一部长篇巨著的中国行政区划史了。”周振鹤告诉记者,在当时的条件下,这样一套地图集的编成实属不易。晚年,谭其骧曾出版《简明中国历史地图集》,精选历代总图,编写了4万字的图说,这是其一生关于疆域政区研究的学术结晶,是最简约精审的中国疆域政区史。

在周振鹤的博士论文《西汉政区地理》中,周振鹤首创了“政区地理”这一概念。这是第一个断代政区地理方面的学术成果,也让他看到了解决历朝行政区划变迁问题的可能性。

“谭先生对我的博士论文比较满意。”周振鹤回忆道:“他对学生的期望非常高。印象最深的是他曾说,你们以后一定要超过我,不要只跟着我的这些东西做下去。”

这种对传承和超越的期望延续到了周振鹤对于自己学生的指导当中。在《中国行政区划通史》编纂过程中,他十分注重让新鲜血液加入写作队伍。先秦卷与五代十国卷及秦汉卷东汉篇的作者李晓杰,辽金卷的作者余蔚,明代卷的作者郭红与靳润成,十六国北朝卷的作者之一毋有江,清代卷的作者中林涓、任玉雪,秦汉卷的张莉等都是他指导过的博士生。

“这就是‘沿革’。”周振鹤归纳,“沿”即继承过去的基本制式,“革”即是在此基础上的创新。“从宏观上讲,这种‘沿革’正是中国政治制度与文化的根本;深入到具体领域,这也正是学术传承的路径。”

“一个学者做学术要像猫一样,有九条命。”从《中国历史地图集》到《中国行政区划通史》,先师未竟的学术生涯在著作中延续,中国历史地理学科也在“沿革”中发展。周振鹤希望,他的学生能将这份学术传统薪火相传,一代又一代。

(封面制图:尹逸柔)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本周新闻排行

相关链接

网站导航- 投稿须知- 投稿系统- 新闻热线- 投稿排行-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888全讯网开户_888全讯网注册 - 888全讯网娱乐平台,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办公室维护

Copyright 888全讯网开户_888全讯网注册 - 888全讯网娱乐平台@2010 news.fudan.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